您的位置:365bet备用网址 > 农村发展 > 村民自治与农村基层社会的稳定

村民自治与农村基层社会的稳定

2019-01-07 17:31

  摘要:大量调查表明,推行村民自治,是现代农村基层社会稳定的基石和保障。村民自治就是在法律的框架内,我国农村村民群众自我组织、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政治架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构成了“村民自治”主要内容。当前,我国农村基层社会存在诸多不稳定因素,直接影响农村基层社会健康发展。村民自治是实现社会稳定的根本前提,村民广泛参与能够谋求各方利益的均衡性,避免矛盾冲突,追求社会公平和正义;村民自治是老百姓表达诉求、民主监督、当家作主的好形式,农村基层社会长治久安的有力保证。调查表明,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归根结底是要落实到“村民自治”的方针上来,村民自治是我国农村基层社会民主化进程的重要阶段,农村基层社会稳定的必由之路。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广大农村都有很大发展,但地区间的差距却不断拉大,三农问题比较突出,农村基层社会矛盾不断暴露出来,这不仅影响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全局,而且不利于农村社会的稳定和国家的长治久安。因此,我们要坚持实施统筹兼顾的原则,发挥各地农村基层组织的优势和村民的积极性,加快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步伐,实现农村基层社会和谐稳定。大量调查表明,加强民主建设,特别是推行村民自治,是现代农村基层社会稳定的基石和保障。

  所谓村民自治,是指在法律的框架内我国农村村民群众自我组织、自我教育、自我管理、自我约束的政治架构。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国农村基层社会民主的一种形式。

  由北京市和陕西农村基层社会民主政治建设情况调查来看,村里的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构成了“村民自治”主要内容,而村民会议则是村民自治的重要途径,作为村民会议在特定条件下替补形式的村民代表会议在村民自治中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通过调查,我们深刻地认识到农村基层民主政治建设归根结底是要落实到“村民自治”的方针上来,村民自治是我国农村基层社会民主化进程的重要阶段和必由之路。

  我国人均GDP超过1000美元,进入社会矛盾多发期,在农村这个问题表现格外突出。当前,我国农民收入增加缓慢甚至下滑、城乡差距进一步加大,东西部农村差距进一步加大,同一地区村与村、户与户的差距也在加大,各类利益群体间的矛盾正在显现出来。农村暴露出一系列社会问题:三农问题、生态环保问题、农村耕地大量减少的问题、发放“三项补贴”(粮食直接补贴、良种推广补贴、农机具补贴)的问题、义务教育和扫盲问题、优生优育问题、农村医疗和传染病防疫问题、农用水电油气问题、乡间道路问题、农产品销售渠道问题、的问题、抢险救灾问题、农民养老问题、扶贫脱困问题、家族问题、郷风民俗问题、封建迷信问题、黑社会问题,等等,都是不安定的因素。当前一个时期农村需要解决的社会问题很多,如果搞不好就会引起农村社会动荡不安。如何消除这些不稳定因素,通过何种形式化解这些社会矛盾并公平、合理的解决这些矛盾,是摆在我们面前一个刻不容缓的问题。直接关系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以及构建和谐社会伟大战略的成败。

  只有坚决保护和提高农民综合生产能力、推进农业和农村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加快农业生产方式的转变、加大对农业和农村投入力度,真正提高农民种粮积极性,使农业发展获得必要的动力和保证,使农民的人均收入明显提高,从而迎来中国农村的第二次大变革,中国农业的第二次大飞跃。只有从根本上解决城乡“二元结构”带来的深层社会矛盾,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才能确保农村基层社会祥和稳定,老百姓安居乐业。

  化解我国农村基层社会诸多矛盾,实现农村基层社会稳定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各方面共同努力。然而,实践证明,化解上述社会矛盾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就是要依赖于农村基层社会的民主化的进程。当前,村民自治是我国农村基层社会民主化的主要形式。这就是说,实现农村基层社会稳定必须走村民自治的道路。

  农村基层社会稳定必须坚持村民自治的道路,我们应该加强农村基层民主建设。我党历来重视民主建设,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农村基层社会主义民主制度正在逐步健全,诸如财务公开制度,公示制度,村干部选举制度,村民大会制度,举报制度,等等。但不容讳言的是,相对于农村经济建设来说,民主建设仍然是一个薄弱环节。比如,一方面某些地方农村未能很好地回应村民合理的政治要求和利益诉求,甚至有些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成为摆设,很多事情不能由村民自己当家作主,依然是村长一人说了算;对扩大村民有序的政治参与,充分实现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和民主监督还存在不小的差距。

  另一方面社会主义民主政治的制度化、规范化和程序化建设也存在着不到位的情况。决策和执行中村行政的自由裁量权太大,导致村行政作为、不作为、过度作为的随意性比较大,旧矛盾没有解决,又造成一些新的矛盾,令村民相当不能满意,这就成为农村基层不安定因素的源头。因此,加强农村基层民主制度建设,推进村民自治健康发展任重道远。

  我国农村村民广泛参与公共问题的决策有特别重大的意义,这是农村民主化的本质要求。对于调动农民积极性,稳妥地解决困扰农村经济发展、社会稳定、脱贫致富等一系列农村中突出的社会问题,推动农村基层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全面、协调、可持续性发展具有重大作用。村民积极参与公共活动是构建和谐社会推动农村民主化进程的重要方式。研究农村村民自治过程中公共参与进程、参与主体具有重大意义。无疑,村民公共参与的主体是广大村民群众。然而,当今村民群众已经不是一个整体,发生了重大分化,已分化为地位、利益不相同的四个子群体:即村干部、头面人物、非政府组织成员、普通村民。

本文链接:村民自治与农村基层社会的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