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备用网址 > 科技术语 > 连平:当下全球经济面临三个风险需要引起高度

连平:当下全球经济面临三个风险需要引起高度

2019-07-18 00:10

  过去30多年来,再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对世界经济的未来充满担忧:全球经济增长放缓,贸易保护主义和逆全球化趋势抬头,世界经济似乎进入一个无序状态。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纷纷下调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世界贸易组织也将全球贸易增长预期从3.7%大幅下调至2.6%。世界经济的走向让人不乐观,中国经济该如何走,同样也成为各方热议的话题。

  近10年增长之后,当前全球经济可能已经触及本轮增长周期的顶点,预计逐渐进入下行阶段。为了应对需求减弱导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已经走到尾声,开始出现转向。全球已有十多家央行降息,美联储降息的市场预期明显上升,对全球经济金融市场带来新的影响。美国推行贸易保护主义,中美贸易摩擦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对全球经济带来冲击。

  具体来说,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体,增长动能都有减弱迹象。下半年美国经济增速将明显放缓,减税刺激效果边际递减,财政赤字和政府负债规模不断扩大,贸易保护政策对美国经济的负面影响逐渐显现。美联储降息的预期逐渐增强,预计下半年联邦基金利率可能维持2.25%-2.50%水平,如果三季度经济增速显著下滑,不排除降息1次的可能。

  欧洲经济衰退风险加重,投资信心减弱,下半年存在通缩风险。欧洲四大经济体面临各自困难,英国“脱欧”悬而未决,民粹主义上升,对欧盟和欧洲经济造成冲击。

  日本经济低速增长,受到外需影响较大,经济增长缺乏韧性。国际市场波动影响外向型新兴经济体,对资源生产加工和出口依赖较重的国家冲击较重。

  新兴经济体内部产业结构重塑、分化加剧,有的国家存在产业流出的压力,而有的国家则迎来发展制造产业的机遇。

  美国采用关税大棒向其他国家施压,对全球经济系统造成很大的破坏作用。中国和美国作为全球最大两个经济体,中美贸易摩擦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大阪G20会议之后中美贸易谈判重启,贸易摩擦或将迎来缓冲期。但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可能是长期的,未来关税升级、摩擦从贸易领域扩展到科技、金融等领域的可能性仍然存在。

  贸易摩擦不仅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持续发酵,美国还把贸易战火延烧至欧洲、日本、墨西哥、印度等国家和地区。贸易保护主义是逆全球化思潮的具体表现,短期内逆全球化浪潮可能难以平息,将对当今全球经济社会带来巨大冲击。

  这种冲击将体现在多个方面:美国对其他国家和经济体加征关税,必将引致反制措施,导致国际贸易预期走弱、成本上升和市场萎缩,影响全球经济增长;美国的禁令造成全球产业链割裂,导致全球产业链重构,市场空间、生产制造、利益分配模式发生持续变化,冲击全球经济格局;国际间科技研究、教育合作、文化交流以及人才流动等出现裂痕,从多个维度削弱全球经济增长动能。受此影响,全球经济可能在今年下半年进一步下行,所有开放型经济体都难以独善其身。

  近几年新兴经济体劳动生产率和投资增长放缓,经济内生潜在增长动能减弱。同时,受到发达国家保护主义的影响,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国际投资低迷、技术转移滞后,发达国家对新兴市场的外溢效应在减弱,外部环境变化将加重新兴经济体面临的风险。

  有的发展中国家在全球利益分配、产业竞争格局中逐步升级,已经并将加重与发达国家的正面竞争与冲突,带来外部压力加大。

  有的新兴国家受到地缘政治局势和等因素的影响,可能出现经济社会动荡。

  在全球经济放缓和国际市场波动下,全球性避险情绪上升,黄金价格和比特币价格持续上涨。

  金融风险外溢性增强,首先受到冲击的将是经济基本面较差的新兴国家。外汇储备不足、经常项目赤字比较高、外债规模特别是短期外债较大的新兴国家经济结构脆弱,国际市场波动可能导致这些国家出现债务危机和金融震荡。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主要经济体结构性改革缓慢,期待已久的新一轮技术革命还未形成系统性生产力,没有出现新的经济增长点。随着近几年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常化,全球经济迎来拐点,经济下行预期增强。

  为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和通缩风险,2019年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正在转变,可能加大流动性投放力度,释放出再次转为宽松的信号。

  年初以来,印度、马来西亚、澳大利亚等14家央行已经降息,下半年可能有更多的央行降息。美联储6月议息决议维持目标利率2.25%-2.50%不变,但释放了强烈的降息信号。欧盟、日本等央行相继释放宽松信号,欧洲央行可能重启量化宽松,日本央行确定了货币刺激的四大选项。

  如果宽松环境难以促进需求改善,即便带来通胀企稳和名义GDP扩张,也难以刺激实际经济增速显著加快。在新一轮降息潮中,如果全球市场债务过度扩张,债务增长快于经济产出增长,必将进一步推升杠杆水平,带来新的债务泡沫风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连平:当下全球经济面临三个风险需要引起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