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备用网址 > 军事人物 > 以讹传讹的成语故事:田忌赛马其实是田忌赛车

以讹传讹的成语故事:田忌赛马其实是田忌赛车

2018-12-30 16:42

  王政冬,网易历史专栏作者,主要致力于战国史研究,曾在《中国史研究》、复旦大学出土文献与古文字研究中心网站等发表过多篇文章。

  田忌赛马的故事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因为这则故事被收录进了我国各种版本的小学语文教材。故事的写作素材出自《史记·孙子吴起列传》,在变成语文课文时进行了文学再创作,并起了个标题叫“田忌赛马”。不过“赛马”的说法并不符合史实,田忌他们赛的不是马,而是马车。

  田忌参加的比赛叫做驰逐,《史记·孙子吴起列传》明确指出田忌“数与齐诸公子驰逐重射”。“驰逐”也见于其他文献,《说苑·反质》载,“晋平公为驰逐之车”,而且马车的装饰物极尽奢华,大臣田差劝谏晋平公要勤俭,并举例说夏桀和商纣都是因奢侈无度而败亡,晋平公认为有道理,于是吩咐左右“去车”(把车子弄走)。

  接下来我们分析一个字。《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孙膑对田忌说:“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驷字是由“四”和“马”字组成,其本意是指同驾一辆车的四匹马,代指四匹马拉的车。《说文解字》解释驷字为“一乘也”,段玉裁注:“四马为一乘。”所以文中的“上驷”“中驷”可以理解为四匹上等马拉的车、四匹中等马拉的车。

  再看《列女传·楚昭越姬》对驰逐过程的记载:“(楚)昭王宴游,蔡姬在左,越姬参右,王亲乘驷以驰逐。遂登附社之台,以望云梦之囿,观士大夫逐者。”这里说楚昭王亲自驾车和士大夫们驰逐,两位宠妃分别在车的左右。他们应该遥遥领先于士大夫们的车,所以最先到达了附社之台。站在台上远眺云梦地区的园囿,还能看到士大夫们在驾车驰逐。

  (田)忌数与齐诸公子驰逐重射。孙子见其马足不甚相远,马有上、中、下辈。于是孙子谓田忌曰:“君弟重射,臣能令君胜。”田忌信然之,与王及诸公子逐射千金。及临质,孙子曰:“今以君之下驷与彼上驷,取君上驷与彼中驷,取君中驷与彼下驷。”既驰三辈毕,而田忌一不胜而再胜,卒得王千金。于是忌进孙子于威王。威王问兵法,遂以为师。

  这里还有一个《田忌赛马》一文没有提到的问题需要解释一下,就是什么叫“重射”?“射”是猜测的意思,比如灯谜也叫灯虎,所以猜灯谜也叫射虎。在举行驰逐时人们往往会赌钱猜输赢,所以也叫作“射”。田忌“数与齐诸公子驰逐重射”,就是说田忌多次与齐国的王公贵族们下重金赌输赢。《史记·货殖列传》说:“博戏驰逐,斗鸡走狗,作色相矜,必争胜者,重失负也。”博戏是指下六博棋,意为人们在玩六博、驰逐、斗鸡、走狗时,变脸争吵也好,相互夸耀也好,都是为了能赢。失、负都是失败的意思,输了的话押的赌注也就没了。驰逐时赌输赢,是当时的惯例。《盐铁论》说“博戏驰逐之徒,皆富人子弟”,因为这些富人子弟不仅有钱买良马,还乐于赌输赢,追求赌博的刺激。

  比赛前孙膑对田忌说:“君弟重射,臣能令君胜。”“弟”通“第”,意为但、只管。田忌本着对孙膑的信任,“与王及诸公子逐射千金”。田忌这次是下了血本,和齐威王等人各以千金作为赌注。千金就是黄金千镒,根据齐国的衡制,一镒约合今369.3克(胡传耸:《关于重量单位“镒”的几点认识》,《北方文物》2017年第2期),千镒则是369.3公斤。当然,赌资也不一定非得是黄金,价值千金的珠宝玉帛等也都可以,而且,这里的“千金”并非确指,只是盛言赌注之大。汉文帝曾说百金相当于“中民十家之产”(《史记·孝文本纪》),那千金就得相当于一百户中等家庭的财产总和。

  比赛的结果是“田忌一不胜而再胜,卒得王千金”,也就是齐威王的千金赌资输给了田忌。不过别忘了,诸公子也都“逐射千金”,他们肯定也是押田忌输,这一局田忌少说也得赚了四五千金。

本文链接:以讹传讹的成语故事:田忌赛马其实是田忌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