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备用网址 > 军事人物 > 解忧公主——促进大汉与乌孙友好联盟的奇女子

解忧公主——促进大汉与乌孙友好联盟的奇女子

2019-10-25 17:40

  在中国历史上,有不少皇室公主和亲远嫁,王昭君、文成公主、解忧公主就是杰出的代表。她们以柔弱的肩膀担当起和平的使命,为维护民族团结,边疆稳定作出了突出的贡献。战争与和平,英雄与美人,铁血与柔情,残酷与浪漫,野性与天真,使命与担当,胆识与气魄,悲情与屈辱,交织出一曲猎猎大风歌,唱响在历史浩瀚的长空。

  汉代的解忧公主才貌双佳,聪慧过人,胆识无比,毅然奔赴西域,肩负起和亲安边的重任。九千里路云和月,漫漫征途艰难跋涉;半个世纪风与雨,肩负使命不言苦。解忧公主宛若一只翱翔云天的大雁,奋力展翅飞翔,上演了一曲曲充满爱恨情仇、悲欢离合、民族大义的优美故事。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特克斯县位于天山北麓西部的特昭盆地,北依群岭绵延的乌孙山,南濒波涛湍急的特克斯河。汉代这里是西域都护府辖下的乌孙,让我们就从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开始,踏入滚滚的历史长河之中,去寻找那远去千年依然鲜活如初的故事。

  在汉与匈奴的较量中,乌孙国承受着来自双方的压力和拉拢,始终举棋不决,摇摆不定。张骞二度出使西域来到乌孙,带来了汉武帝遣公主下嫁与乌孙结为兄弟之邦的愿望,于是元封六年(前105年),江都王刘建的女儿刘细君被封为公主,下嫁乌孙国王昆莫,后郁郁以终。

  解忧公主(?-前49年)出生皇族,祖父刘戊曾是霸居一方的楚王。景帝三年春,刘戊起兵参与同姓诸王的“七国之乱”,兵败身亡,从此解忧公主和她家人长期受猜忌和排斥,落入无法扭转的苦难之中。汉武帝为了巩固与乌孙的联盟,于太初四年(公元前101年)又将刘解忧封为公主,嫁给乌孙昆莫之孙岑陬为右夫人。解忧公主在乌孙五十余年,时刻为汉王朝国家统一,民族团结分忧解难,芳名载于青史,名扬四海,垂范后人。

  太初二年(前101),乌孙国使臣来到长安,上书汉廷为乌孙王求娶汉家公主,以此延续乌汉联盟,安定边疆。垂怜大王失去细君公主的悲痛,汉武帝爽快地答应了乌孙的请求。《汉书•西域传》载:“乌孙国,大昆弥治赤谷城,去长安八千九百里。户十二万,口六十三万,胜兵十八万八千八百人。”又载:“地莽平。多雨,寒。山多松。不田作种树,随畜逐水草,与匈奴同俗。国多马,最为强国。”可以看出,乌孙是天山脚下一个强悍的游牧民族。刘解忧慷慨赴西,她告别了长安,告别了亲友,踏上了和亲之路。山高水远路漫漫,等待她的将是茫茫草原戈壁,凛凛冰雪寒风,还有西域诸国那错综复杂,勾心斗角的历史舞台。可想而知,解忧公主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下了怎样的决心,又是历经怎样的艰难跋涉,风餐露宿才到达乌孙的。

  公主初到乌孙嫁给军须靡,在风光秀丽迷人的夏都特克斯草原,山色空明透亮,蓝天白云相依,牧草宛若绿毯,欢歌此起披伏,叮咚山泉悠然如琴。耸翠山峦美丽如画,河谷里里迎亲的队伍绵延不绝。娇美的公主一出现,就惊艳了乌孙,温柔的举止落落大方,大汉的威仪广播四方。乌孙王军须靡因病去世,解忧公主再次下嫁军须靡的弟弟翁归靡。解忧公主作为右夫人时刻处于与匈奴左夫人矛盾冲突,以及宫廷王位争夺战的险象环生的逆境中,忍辱负重的解忧公主志向坚定,极力维护汉朝和乌孙的联盟,致力于乌孙的兴盛之路,一点一滴的苦心经营,一步一步站稳脚跟。他睿智豁达,参与政事,致力于兴国安邦的伟大事业,带来汉朝先进的医药、绘画等技术,开通了乌孙通往大宛、康居和塔里木城邦诸国的通商口岸。乌孙的经济发展很快,官办的商业和民间的经济都得到长足的发展。

  汉昭帝末年(前74年),匈奴壶衍鞮单于调遣大军,长驱直入乌孙腹地,先后吞并乌孙东部恶师(今新疆乌苏市一带)、车延(今新疆沙湾县一带)等大片乌孙国土,大肆掳掠民众和畜产;并且派出特使到乌孙国,威逼乌孙王背叛汉朝,扬言要交出解忧公主方才罢兵,乌孙王一时也左右为难。解忧公主临危不惧,凭着坚定的信念和政治胆识,说服了翁归靡,向汉朝请求支援。岂料此时正逢汉昭帝病危到驾崩的特殊时期,救援乌孙的奏议拖了又拖,救兵迟迟不来。解忧公主费尽心力,团结乌孙贵族,调动一切积极力量,奋力抗击匈奴的侵略,使匈奴大军始终不能进入伊犁河谷,从而稳定了民心。汉宣帝即位后,解忧公主又和乌孙王翁归靡汉廷,力陈乌汉联手,两面夹击匈奴的御敌之策。汉朝霍光派遣五位将军率领十五万大军从长安出发,任命常惠校尉为特使监军到乌孙监督出战,丁零,乌桓,乌孙三国趁机从三面围攻匈奴,使得匈奴国力极大削弱,各属国土崩瓦解,从此一蹶不振。汉帝国联合乌孙“断匈奴右臂”的战略计划,通过近半个世纪的不懈经营,终于圆满实现,解忧公主的威望日盛。

  解忧公主与翁归靡共生了三个王子:元贵靡,万年,大乐以及两位公主:弟史和素光,成了名副其实的乌孙国母。此后的数十年间,翁归靡对待解忧公主关怀备至,言听计从,乌孙与汉之间书信,人员往来不断,相亲相近,与匈奴则日益疏远。在这期间,汉朝的西北边疆安然无事,与西域各国的交往日益频繁密切,丝绸之路繁荣一时,汉朝的威仪和影响进一步远播天山南北,西域诸国都争相与汉交好。

  解忧公主在乌孙国的威望空前的高涨,翁归靡于是上书汉朝,请求为自己的长子元贵靡再迎娶一位汉家的公主。汉宣帝随即封解忧公主的侄女刘相夫为公主,就在汉朝送公主下嫁的浩浩荡荡的队伍行至敦煌之时,乌孙王翁归靡病逝。翁归靡当时立解忧公主和自己的长子元贵靡为王储,但按照上代国王岑陬的遗愿,王位属于匈奴公主所生王子泥靡,翁归靡作为国王岑陬之弟只是代管(摄政),在乌孙看来,泥靡名正言顺,加之元贵靡年幼,乌孙最终推举泥靡作了新的乌孙王,汉和匈奴在乌孙的势力此消彼长,解忧公主陷入孤立无助、进退两难的境地。为了维护大局,解忧遵从乌孙习俗,毅然再嫁泥靡,生子鸱靡。

  泥靡统治乌孙倒行逆施,怨声载道。聪慧刚强的解忧公主再一次用智慧和胆识力挽狂澜。利用另一位王子乌就屠对泥靡的不满,联合出使乌孙的汉朝使者刺杀泥靡,未成。泥靡将解忧公主和汉朝使臣包围在乌孙都城赤谷城,汉朝西域都护府发兵解围,战争一触即发,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为了民族大义,与解忧一起来到乌孙的冯嫽挺身而出,冯嫽虽然出身低微,但是知书达礼,聪慧而富有见识,尤其能言善辩,沉着稳健,深得解忧喜爱,以姐妹相待。冯嫽到乌孙后,嫁给显赫的右将军为妻,又因为才华出众,被乌孙上层乃至西域各国贵族尊称为“冯夫人”。她不仅陪伴着解忧度过了在异国他乡的漫长岁月,与解忧在宫廷内外互为犄角之势,互相支持,在此危急的情况下挺身而出,以使节的身份斡旋于西域诸国之间,冯嫽出使不辱使命,揭穿匈奴挑拨离间的诡计,并多方调节斡旋,利用自己卓越的见识,出色的口才,以及多年来对西域诸国形势的了解,并以汉朝强大的军事力量为后盾对乌就屠施加压力,终于使乌孙全国上下愿意接受汉朝的安排。化干戈为玉帛,立下了汗马功劳。

  汉甘露元年(公元前53年),乌孙国一分为二,立解忧公主长子元贵靡为乌孙大昆弥(国王),统六万户,立乌就屠为小昆弥,统四万户。至此风波终于平息,乌孙上下相安无事,大汉与乌孙的边境再次迎来平静安宁。

  岁月无情,风沙漫卷,如花笑靥日渐衰老,满头青丝变成白发。每当夜深人静,思乡之泪就会涌出。解忧公主年逾七十时,上书给汉朝皇帝,陈述年老体衰与思乡之苦,请求回归故国。甘露三年,年逾七十的解忧公主携三个孙子终于回到了阔别了整半个世纪的长安城。红颜离家,皓首归来,长安繁华依旧,女儿青春不再,天子亲自出城迎接公主的归来,并赐以公主田宅奴婢,奉养甚厚,朝见仪比公主,后二年卒。

  解忧公主一生经历汉武帝,汉昭帝,汉宣帝三朝;先后嫁给父子两代三位国王,身历四朝变迁,历尽沧桑,受尽委屈,经过了无数惊涛骇浪与血雨腥风。解忧公主在乌孙生活长达半个世纪,她一直活跃在西域的政治舞台上,机智应对,纵横捭阖,一个人抵得过千军万马,为加强和巩固汉室与乌孙的关系作出了突出贡献。回想武帝时期,年轻貌美,多才多艺,深明大义的解忧的公主意气风发,满腔豪情,不远万里来到乌孙,为了边疆的稳定,民族的团结,奉献了满腔热血和聪明才智,用千般柔情与钢铁意志担当起伟大的历史使命,止纷争于皇室,化干戈为玉帛;定基业大展宏图,求和平无惧牺牲,舍小爱博大爱,这位胸怀家国天下的奇女子,注定要彪炳史册,世代称颂,解忧公主真的是无愧于那个时代伟大而又杰出的女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链接:解忧公主——促进大汉与乌孙友好联盟的奇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