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365bet备用网址 > 军事人物 > 杨国忠的耳边风使得唐玄宗皇帝逐渐起了疑心加

杨国忠的耳边风使得唐玄宗皇帝逐渐起了疑心加

2019-10-21 13:02

  经过多年的经营,在安史之乱爆发前,安禄山幕下已经罗致聚拢着大批的战将谋臣张通儒、李廷望、平冽、李史鱼、独孤问俗等人为幕僚;高尚掌管奏记,严庄主管簿书;安守忠、李归仁、蔡希德、牛庭蚧、向润容、崔乾祜、尹子奇、何千年、武令匈、能元皓、田乾真、安太清、阿史那承庆、孙孝哲、高邈、李钦凑、李立节、田承嗣、史思明等人为统兵将领。安史之乱爆发前,唐朝已多年未发生过战争,兵无斗志,军备空,尤其是很多名城要塞都没有设防。在这种情况下,野心勃勃的安禄山认为谋反篡权的时机已经到来,只是感觉唐玄宗皇帝待他不薄,觉得师出无名,所以打算在唐玄宗死后再起兵谋反。不料主持朝政的杨国忠觉察出了安禄山的狼子野心,屡次向皇帝上奏,要提防安禄山。

  杨国忠的耳边风使得唐玄宗皇帝逐渐起了疑心,但也加速了安禄山谋反的进程。安禄山从京城回到范阳后,余悸未消。每当朝廷有使者来,他总是称病不出来迎接。在内衙会见使者时,有铁甲士卒前后护卫,戒备严密。天宝十四年六月,给事中裴士淹奉命宣慰河北,来到范阳,等候了20多天,才由武士引入见到安禄山。相见时,安禄山完全不行臣下礼节,裴士淹心中恐惧,宣旨后急忙告退。随后,他与严庄、高尚、阿史那承庆等人日夜密谋,其他将领都不知内情,并且由于事出突然,众将惊愕相顾,无人敢言。

  自八月以来,安禄山多次犒赏士卒,秣马厉兵,准备作战。十一月六日,安禄山大设酒宴,召集众将,授予每人一张从范阳至东都洛阳的要冲突,以及许多金宝绢帛。唐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初九,安禄山以“奉密旨讨杨国忠”为名,在第二天早晨,于蓟城之南检阅誓师,召集了兵马十五万人,号称二十万,从范阳起兵,长驱南下,势如破竹,“安史之乱”正式爆发。沿途各地方官看到连绵几十里的叛军队伍,有的弃城逃跑,有的开门迎接。安禄山的叛军一路上基本没有遇到什么抵抗,很快就渡过了黄河,占领荥阳。

  安禄山的后方部署,是以范阳节度副使贾循和平卢副使吕知诲为留守;以别将高秀岩守大同军,防备太原和朔方两方面的唐军。安禄山虽然身兼河东节度使之职,但毕竟不是其巢穴所在,且兼职时间不长,所以河东镇兵不为其用。因此,安禄山在是月初,就派其将领何千年、高邈率领族精骑20人,以献射生手为名,前往太原,劫持了河东副留守杨光翔。天宝十四年十一月十日,杨光翔被劫持后,太原方面立即向朝廷报告。东受降城驻军也送来急报。

  但是,正在骊山华清宫避寒的唐玄宗,却认为此乃忌恨安禄山的人故意捏造,不相信真有其事。十五日,来自河北方面的奏报,证实了安禄山反叛的消息,唐玄宗这才召集宰相商议对策。杨国忠自以为有先见之明,满脸得意之色大言叛乱不日便会平定。其余大臣惊愕失色,无言以对。唐玄宗心中明白内地无兵可用,只好先派特进毕思琛赴洛阳,金吾将军程千里赴河东安邑,各自招募几万人,就地组织训练,准备御敌。第三天,安西节度使封常清入朝奏事,自请赴洛阳阻挡叛军。封常清是西北边防军的一员猛将,玄宗大为高兴,立即任命他为范阳节度使兼平卢节度使。封常清席不暇暖,衔命出发,紧急赶赴洛阳,招募军队,组织守备,并拆断了洛阳北面的河阳桥,以利用黄河来加强防御。十一月十九日,安禄山到达博陵城南。何千年与高邈一行押着杨光翔,也赶到此地。安禄山责骂其依附杨国忠,下令斩首示众,并传檄军中:“杨光翔已被擒处斩,杨国忠也难活多久!

  安禄山以张献诚代理博陵太守,派其养子奚人安忠志率精兵前往土门驻守,防御太原方面的唐军。叛军兵临藁城,常山太守颜果卿自知兵少难以拒敌,就与长史袁履谦出城去迎接安禄山。安禄山赏给颜果卿紫衣袍和金鱼袋,带走他的子弟作为人质,仍让他守常山。又增派部将李钦凑率数千士兵去防守井陉口。颜杲卿在回城路上,指着紫衣袍和金鱼袋说:“我为何要穿这件衣服呢?”袁履谦领悟其意,点头称是。

本文链接:杨国忠的耳边风使得唐玄宗皇帝逐渐起了疑心加